孝感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涉毒低龄化、毒品频升级 台湾暑期“防毒”成挠头事
http://xchenhongmei.cn  2019/8/7 15:17:44  

台湾警方截获坚果包装的毒品。

  (资料图片)

  对台湾青年学生来说,暑期生活可以轻松快乐;对台湾警政部门而言,暑期却一点也不好玩。飙车,吸毒……叛逆学生从校园解放,暑期毒品案件激增,让警政部门“压力山大”。连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都特别要求全台湾警方在暑期全力扫毒,并下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台“警政署”近日展开大扫荡,3天逮捕近2000名毒贩。

  毒品成治安主要威胁

  今年暑假的反毒行动架势不小。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警政署”等部门启动一波大扫毒行动。这次由“警政署”及各地检署规划的为期3天的“护少专案”,动员10550人警力同步扫荡上千地点,从7月29日至31日逮捕成年“药头”203人、少年“药头”72人、其他毒品嫌犯1690人,截获毒品38.85公斤。

  但扫毒队伍越是收获满满,防毒形势就越让人忧心忡忡。很多年轻人涉案。有一对吕姓、陈姓年轻情侣,被小学同学以40万元(新台币,下同)吸收为贩毒“交通”,参加“澳大利亚—新西兰”蜜月旅行团,并在行李中夹藏以坚果、玉米片等食品盒伪装的安非他命6公斤,企图闯关运毒至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最后在桃园机场被逮获。

  毒贩的反侦察设备也在升级。藏匿于台北市中山区某出租屋处的44岁钟姓男子,自己分装了含安非他命、K他命、FM2、一粒眠、摇头丸等成分的毒品咖啡包上百包,并且在包装上印制“海贼王”及“小恶魔”图样混淆视听。为防警察找上门,他还在租屋大楼装设多个监视器,监看屋外动静。

  “毒品问题已不是隐忧,而是台湾治安首要威胁。”台湾中正大学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杨士隆表示,实证表明,长期使用毒品和冲动性暴力犯罪有显著关联性。有统计资料显示,台湾监狱四成以上受刑人与毒品相关,不论“无差别杀人”“虐待儿童致死”等案件的犯罪者,背后都与毒品相关,而吸毒者往往最后会变成贩毒者:吸毒后失业,没钱又要吸毒,只好投身“毒品贩卖链”,以贩养毒。

  法令跟不上毒品变化

  毒品如此泛滥,与台湾毒贩“高超”的包装功夫密不可分。

  台湾四面环海,阻止毒品走私困难,各种新兴毒品通过海空走私进入后,再以糖衣外表向青少年伸手,让校园成为反毒新挑战。每到暑假,岛内市面上流窜的都是伪装成咖啡包、跳跳糖、梅子粉、果冻等零食的各式毒品,毒贩还会根据时下流行元素“推陈出新”,以吸引青少年。

  过去,台湾地区被称为毒品转运站,东南亚的海洛因、安非他命等毒品经由台湾运往日本、韩国。后来岛内毒贩在台湾提炼安非他命,台湾成为制毒工厂据点,也让毒品人口不断扩增。据台“警政署”统计,去年查缉24岁以下青少年涉毒品案高达9661人,未成年达1939人,破历年纪录,凸显毒品问题确实严重。

  高雄市少警队队长陈俊吉透露,在青少年常服用的四级毒品方面,2014年他们查获了596公斤,2015年升至827公斤。警方已经尽力,但四级毒品翻陈出新太快,新兴毒品容易生产,法令尚未更新,又有更新的毒品开始流行,不仅青少年,连警方都需有极大辨识能力才能认出。

  “法令跟不上毒品的迅速变化,更追不上毒贩的百变营销。”台湾青少年与家庭辅导协会理事长苏益志说,青少年防毒不是新鲜事,每年暑假当局都有举办绘画、球赛等反毒倡导活动,但台湾每10年换一种流行毒品,给各方的防毒工作都带来很多困难。苏益志认为,单纯的惩戒政策成效有限,让青少年理解什么是毒品、为什么不吸毒,比纯粹阻止更重要。

  家庭学校多承担责任

  虽然这次扫荡大获成功,但反毒不是即兴工作,不能一劳永逸。

  近年来台湾吸毒人口持续低龄化,毒品案件不断搬上媒体,各方大力反毒,但青少年吸毒却越来越严重,其中缘由到底几何?

  台湾警方统计过岛内青少年吸毒的5大理由,分别是:“朋友找我一起,不好意思拒绝”“好奇”“压力很大想纾解”“加入帮派大家都在吸”以及“朋友拿这个当礼物”。不少人起初都是半推半就,最后沉沦毒海无法自拔。

  青少年是社会的未来,他们的健康成长,需要各方共同来保障。岛内一位具有丰富刑事资历的高级警官指出,校园毒害从前段的预防、中段的侦查,到后端的改正,绝非单靠警察之力能够完成,有赖结合各种社会资源,多管齐下才能有更好的效果,尤其是学校和家庭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暑期家长应多关心孩子的生活与交友状况,及时发现孩子的异常行为,如有需要应立刻寻求专业戒毒中心的协助与辅导。陈俊吉还格外提醒,女学生不要贪于玩乐,尤其是遇上中学辍学的昔日同窗或学姐邀约到KTV时,可能在同辈压力下使用毒品,最后遭毒品控制而到酒店陪酒,甚至沦为贩毒集团的贩毒小蜜蜂。

  学校和警方的联系也有待加强。专责缉毒的警察透露,学校过于保护学生,就算出现疑似吸毒者,也不会贸然举报,怕影响校誉,更担心造成学生和家长恐慌。他建议学校与警方建立“双向通报机制”,定期交换信息。而已经辍学的中学生,学校管不着,无法受到有效辅导,吸毒比例往往高于在校生,且辍学后仍会继续与同学联络,将帮派、毒品带进校园,更是防毒的盲点。

  总之,台湾校园毒品问题涉及社会方方面面,如何有效解决,确实令人挠头。(记者 汪灵犀)


相关阅读:
宁波配资网 http://www.gz227ms.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