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苹果iPhone X来了,乔布斯的中国“学徒”们今何在?
http://xchenhongmei.cn  2019/8/12 14:58:13  


2009年3月,乔布斯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而他的中国学徒之一黄章则因为一篇《iPhone可有设计哲学?》将大将李楠招至麾下,网友戏称后者“拉高了整个魅族的平均体重”。

当时的黄章还有一个爱慕者雷军常伴左右,经常可见的画风就是雷军在不同场合夸魅族是个好产品,他自己也有一部M8手机。

▲图:2010年雷军关于黄章的微博

在此之前,雷军离开了效忠16年的金山,当起了天使投资人。这位38岁的劳模时常会想起自己大学时读《硅谷之火》后的梦想:创办一家像苹果一样的公司。他把眼光投向了手机制造行业。

魅族成为他的第一个猎物——M8当时号称“国产机皇”,魅族也因此沾光,被一些圈内人称赞“已经具备乔布斯式的极客气质”,这自然引起了投资人雷军的重视。

二人关系最铁的时候大概在2010年前后,雷军促成了UCWeb的俞永福去和黄章会面,坊间传闻的会面主题主要是合作,比如入股投资、或者UC浏览器嵌入魅族之类的软硬件合作,但事后来看,这些都没成。

或许就是这次合作失败,让雷军看到投资魅族的天花板,从而下决心做自己的手机品牌。

2011年,小米手机面世那一年,后来自称乔布斯精神唯一继承者的罗永浩,在望京的西门子北京公司门口上演了自己的彪悍人生:怒砸3台西门子冰箱。

也是这一年,罗永浩应邀去成立不久的小米总部跟雷军谈合作,但脾气火爆的罗永浩很快发现,自己跟对方的谈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理念不同,一拍即散。

同样还没进入手机圈的是贾跃亭。2009年到2010年,这位学会计出身的山西商人办了两桩大事:娶了“京城四美”之一甘薇、把原本是视频行业第二甚至第三梯队的乐视网鼓捣上了市。

至此,黄章、雷军、罗永浩、贾跃亭,乔布斯的这四位“中国学徒”,已经站在了舞台边,只待历史大幕拉开。

在手机领域,不想成为乔布斯的生产商不是好的生意人。

黄章是最早被认为和乔布斯相像的人。他高中辍学后在深圳做过码头搬运工,进入电子行业之前,出生于广州某个小村庄的他还曾经认真钻研过粤菜。

▲图:右起第三个,创业初期的黄章

对食物的热爱成为流淌在黄章血液里的标签。在电子行业赚到大钱住进别墅后,他一度聘用过五位粤菜厨师,他对食材极其严苛到,只选用自家种的菜。2010年之后,黄章淡出魅族管理,消失的这段日子,他还不忘在网上晒出自己种的菜。

一些段子流传在魅族内部。

传闻,因为黄章太挑剔,2005年修建魅族珠海办公楼时,食堂的地板被先后砸过3次。而黄章自己的别墅装修更是大费周章。先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拆了重来,后来又为了音乐效果,花几十万换了一根电源线。

这种对身边物品外观和体验极其严苛的做法很容易让人想到乔布斯。1982年,乔布斯在库比蒂诺的家中一直是空荡荡的,一盏蒂芙尼台灯、一张年代久远的餐桌、一台连接着索尼特丽珑电视的激光影碟机,以及代替沙发和椅子的泡沫塑料垫子,构成了客厅的全部。

▲图:27岁的乔布斯在旧金山库比提诺家中

崇尚斯巴达式简朴的乔布斯,不愿意购买任何他不欣赏的家具。

于是,当这种对完美的追求出现在二者制造的手机产品里时,也并没有显得很突兀。

黄章是在2006年开始转战手机领域的。当时,魅族已经做到MP3行业第一。对手机行业的投入,让黄章缺席了2007年MP3行业的“涅磐大会”。事后,魅族营销总监华海良解释:“我们觉得,在MP3上已经看不到方向了”;“我们站在山顶却发现无路可走”。

M8的推出让魅族迎来了柳暗花明。这款手机在2009年上市后就被抢购,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一位“煤油”为了买到3台M8,从安徽阜阳开始转战4个省,换乘了4趟火车、一趟汽车。

M8当时各项功能都以iPhone为基础做了提升,价格却只有后者一半。它的成绩在当年很突出:2个月后销量达到10万部;5个月销售额突破5亿。这甚至招来了一些麻烦:乔布斯起诉魅族侵权。于是,2010年12月,魅族M8停产。

曾经有国外论坛网友发E-mail质问乔布斯:“市场上有很多仿冒iPhone的产品,为何只对魅族M8提出停产停售的要求?”

“因为他们(魅族)窃取了我们的想法和知识产权。”乔布斯回复道。

几年后,黄章也感受到了乔布斯式的愤怒,只是这一次,“窃取者”变成了雷军。

战火爆发在2011年8月。在魅族的互动社区里,黄章以他惯用的ID“J.Wong”回复某网友:

“我并不怕他,只是恶心他。曾经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我,套取魅族的商业秘密。从整体理念到手机如何做为何这样做,开发流程到供应商选择,生产和销售,公司状况和计划到核心人员介绍和接触及财务报表……在他一次次的诚意和领导好心敦促下我完全被进了圈套。所以请不要在此谈论他们,还我清静。拜托。”

3年后,雷军姗姗来迟地回应了黄章:我只想说一条,那都是他一家之言。当时,雷军和小米已经是国产手机圈里最炙手可热的明星。

2011年8月推出的小米1,从外形到营销策略都跟苹果如出一辙。

这并不奇怪。雷军很早就是乔布斯的追随者,他不止一次讲过一个故事:还在武汉大学计算机系上学时,他看过一本书《硅谷之火》。

“一本书、一个人改变了我一辈子,这使得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想建一家世界一流的公司。那是80年代的一本书,印得很粗糙,翻译也跟今天不太一样,但看得我激动的不行。”

受乔布斯影响,早早修够学分的雷军在大四就开始跟同学创业,制作一款模仿金山汉卡的产品。4位创始人,每人占25%的股份。这家名为三色的公司后来发展到14个人,日子依然很难过,需要靠伙伴和食堂师傅打麻将赢得饭票吃饭,半年以后,经营不下去的三色公司决定散伙,雷军分得的资产,是一台286电脑和打印机。

开口必提乔布斯,成为雷军在2010年至2011年的习惯,有人统计过,那段时间里,雷军发过几千条微博,其中很多内容都是关于苹果和乔布斯。

而最初在小米发布会上亮相的雷军,形象也很容易让人想到乔布斯——一样的简单T恤和蓝色牛仔裤。有人将雷军初期的发布会截图和乔布斯发布会对比,发现二者站姿和手势都是一样的。

“雷布斯”的名称由此传开。

但雷军不喜欢这个称呼。2013年他在受访时说:

“大家这么讲的时候都是在骂我。你看这个人连乔布斯的衣服都会模仿。”

后来,雷军出席发布会时的固定装扮,就改成了陈年的凡客衬衣加牛仔裤。这两年,随着小米生态链的扩张,他开始更多地提“新国货”。今年2月,雷军在聊到2016年发布的小米MIX时很得意——这款全面屏概念机,让雷军觉得自己改变了乔布斯创造的手机模型。

事实上,如今,雷军的注意力已经从乔布斯变成了中国的友商们。

经历过2015年、2016年的低谷后,小米正在打一场面向华为、OV等国产手机的艰难反击战,为了战绩雷军也开始玩起了请明星代言、赞助综艺节目这些苹果公司肯定瞧不上的套路。

雷军曾说,“乔布斯有一天也会死,所以我们还有机会。我们生存的意义就是等待着他挂掉。”

等待期间,更多模仿者选择了野蛮生长。比如罗永浩,他没有学乔布斯的黑色套头衫,却把乔布斯的演讲技巧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罗永浩对待发布会的完美主义曾经几次让锤子发布会晚点,还曾因为临时修改PPT导致错误百出。

“以前每次发布会完了,我都是要病一场,太累了”,罗永浩讲述过自己准备发布会的不易,一场2小时的演讲,他至少要准备200个小时,到开始的前一刻还不放弃修改。

▲图:罗永浩在发布会上侃侃而谈

事实上,用发布会向乔布斯致敬的中国“学徒”还有贾跃亭,他一度被称为“贾布斯”。他爱穿黑T恤、蓝色牛仔裤现身发布会,热衷于蹭乔布斯的热点——最让业界震惊的一次大概是2015年4月,贾跃亭为了给乐视手机造势,不惜把苹果公司抹黑成专制者,还PS上了法西斯标志,声称乐视是无畏的少年,最终咬了被祭奠起来的苹果。

这个略显急躁和愚蠢的举动,当时就遭遇了业界嘲笑。有野心是好的,但当现实撑不起野心时就悲剧了。乐视手机后面的故事,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事实上,抛开发布会的相似度不说,贾跃亭和乔布斯本质上毫无相似点:前者注重概念和商业模式,后者追求产品本身。

同样做手机的罗永浩却一直以乔布斯的接班人自称。罗永浩倚重的创业伙伴、锤子科技CTO钱晨曾经评价:“老罗的精神教父是乔布斯,他对乔布斯的一言一行,包括手机的设计(学得)都很像。”

罗永浩也从不介意谈及自己对乔布斯及其产品的赞美。

“那个时期我住在中关村,经常路过,只要我路过那个店(苹果店),总会进去流着口水,看一会摸一会(苹果笔记本电脑),但是买不起。”

罗永浩在2001年成为新东方老师,攒了半年工资,他终于从苹果店搬回一台笔记本电脑,花了26000多。后来,他陆续把家里所有电子产品都换成了苹果。

熟悉老罗的媒体人都知道,只要和他聊关于乔布斯、苹果公司的话题,就一定不会冷场,因为后者总能兴奋得说个不停。

但在手机这条路上,罗永浩走得比偶像艰难多了。5年前他决定做手机时,身边人99%的反对,而首款产品T1也因为产能不足等原因卖得不好,频频被市场打脸。

直到去年,锤子公司走到生死边缘,罗永浩以企业家身份到处找钱,又出了一款向市场妥协的坚果Pro,公司才得以死里逃生。

早期,罗永浩曾经无比坚持自己的产品理念,即使这些奇葩的要求会带来良品率不高、产能不足。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坚持是受到偶像乔布斯的影响——后者曾经表示:

“并不是消费者想要什么,你就得去为消费者提供什么。这是很错误的观念,因为消费者通常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为了生存,老罗最终还是妥协了,也活下来了,但他显然并不想彻底放弃乔布斯这位偶像。在2016年的一场网友直播里,他说:

去美国时,他曾考虑在乔布斯的墓前烧一部锤子和一部苹果手机,让乔布斯测评一下。但因为美国政策限制没有烧成。

国产手机圈里流传着一句玩笑话:除了正统的乔布斯接班人库克,中国还有很多因为仰慕乔布斯而自愿继承衣钵的人。

乔布斯去世的这几年,苹果画风渐变,这些“中国学徒”们也命途迥异。

黄章在推出M8后不久就退出公司管理,直到2014年才重新出山。在公司内部回归会议上,他自称是从火星来到地球的人,带着几分醉意,几分张狂,颇有点指点江山的气势。

只是相比那条2011年的论坛吐槽,再次谈及雷军时,他平和了很多。他重复着雷军曾在自己办公室喝过可乐的故事,也开始认可雷军在手机营销方面做得很好。并称未来做得好智能手机的,只有自己、雷军和周鸿祎。

黄章回归后的魅族接受了阿里巴巴的投资,开始走商业产销道路,从2006年至2011年,魅族在五年时间里只推出了M8、M9两款产品,但2014年之后,这个数字呈倍数上升。“煤油”们一边对魅族的产品继续抱有期待,一边哀叹曾经的魅族死了。

在今年2月最新的一条微博里,黄章还在强调自己要打造梦想机,只是相比刚回归时的掌声,这位被“煤油”们尊称为老大的微博下面,已经挤满了赶来吐槽、甚至谩骂魅族手机的网友。

雷军也正在遭遇他的难题。曾经一路高歌的小米放缓了速度,一度被视为业界神话的“互联网模式”也被华为、OV这些传统厂商赶超。

在9月11日的小米MIX 2发布会上,雷军坦承公司在过去几年能力不足,也吐槽因为产能不足,做小米后把自己口碑都毁了。小米的饥饿营销曾经颇有苹果特色,但时境不同,效果也就大不一样了。

跟前面两位同门兄弟相比,罗永浩倒是打了个翻身仗。

罗永浩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他瞧不上正牌继承人库克,始终认为没有乔布斯的苹果迟早要完。

“我认为乔布斯那个时代留给苹果的底子,已经被蒂姆·库克吃得差不多了。乔布斯死了以后就5、5S、6、6S四款产品,相对于同时期给用户造成的喜悦远不如4和4S时期。”

同样喜欢打口仗的贾跃亭,曾经也热衷于嘲讽库克时代的苹果公司。但后期,他学习更多的似乎是乔布斯的哽咽。2016年乐视汽车一次发布会上,贾跃亭在台上突然沉默,台下的观众开始调侃”注意注意!贾跃亭又要哽咽了”。

如今,他成为离乔布斯地理位置最近的“中国学徒”。以推进乐视汽车业务为理由,贾跃亭已经在美国停留数月,等苦了乐视大厦楼下要债的供应商。

乔布斯去世的第六年,iPhone 8和iPhone X面世,但人们在谈到苹果公司时依然会提起乔布斯。而他的这些中国“学徒”们也有人欢喜有人愁,还有人索性彻底离开了战场。

齐白石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在时光的利剑下,生死命门还在继续开启。


相关阅读:
证券配资 https://www.tn566.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