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探访老年代步车制造装配城:个把小时就攒一辆
http://xchenhongmei.cn  2019/8/13 14:08:18  

  北京城内的老年代步车正呈泛滥之势,从三轮到四轮,样式也是五花八门,车也越做越大。这些车都是哪生产的?近日,记者根据线索探访了离北京最近,也是北京周边最大的老年代步车制造生产基地——河北廊坊大城县。当地人介绍,在大城,生产老年代步车的企业不止百家,而且还在不断建厂。北京是消费大户,几乎每家企业都在北京设有销售点。

  路边随处可见“工厂店”

  从津保西路进入了大城县。一路“喝”着尘土,刚下高速路不远,路边就可见到稀稀拉拉摆着老年代步车的销售点,少的七八辆,多的数十辆。除了整车,还有卖车篷、车底盘的。越往县城中心走,生产厂家越多,路边灯杆上的道旗、广告牌上,也多是老年代步车的宣传广告。

  路边生产老年代步车的“工厂店”随处可见。“这儿应该算是北京周边最大的生产基地了,不过这里生产的可不只代步车,所有电动车都有,而且销售也面向全国。前几年,阜草镇有个电动车工业园,还有个全国著名的汽配一条街,如今也改成摩配一条街了,原因很简单,老年代步车卖得火爆。”一位当地居民说。

  在前往阜草镇的路上,记者看到路边的荒地里横着一只十余米长的大集装箱。集装箱的前后,摆了几十个刚喷好漆的代步车厢体。

  离集装箱还有十多米,就能闻到一股呛人的油漆味。捂着鼻子走进集装箱,才知道这里是个喷漆房。在鼓风机嗡嗡的声音里,两名戴着普通口罩的工人正在喷漆。

  “我们只负责喷漆,老年代步车、电动三轮我们都做。”一位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工说。

  “这么大的漆味,有毒吗?”

  “这是剧毒!”小工说完就再也不作声了。

  在大城县,类似的小作坊不少,生产着老年代步车的各种零件。

  想买得等上一周左右

  路边一处大广告牌边,有一座老年代步车的大厂——“鑫龙”,从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院内摆放着数百辆成品车,一辆河南牌照的大货车正在装货。

  看到有客户登门,一位工作人员说,院内的几百辆成品车都已被预订了。

  工厂的李经理说,他们有两个制造厂,这里是老厂,主要生产低档三轮的老年代步车和接送学生的小电动车,3000元到5000元一辆。有变速和限速两种,变速车有个手动栓,拔下来时速可达50公里。“老厂经营几年了,一天差不多能生产60辆,卖得很好,除了北京,天津、河南等地都有人来订货。要买得等上一周左右,送到北京要加200元运费。”

  这个厂看上去很大,烤漆车间、装配车间、检测车间、库房等一应俱全。而几公里外的新厂更大,占地数十亩,李经理说,新厂主要生产价格在15000元左右的中高档老年代步车,一天的产量能达到30辆。

  “现在生产老年代步车的厂家多了,光大城就不止百家,而且还在不断建厂,像我们公司也只算中型企业。”李经理说,竞争激烈了,利润也薄了。“两年前我们的车就进北京市场了,那时一辆车的利润有六七百元,现在只有百余元左右了。”

  两个工人一个小时攒一辆

  进入阜草镇工业园区,尘土飞扬的路边,销售老年代步车的更多了。

  按照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记者拨通了朋缘电动车厂张老板的电话。没几分钟,开着电动“宝马”的张老板迎了过来,带着记者拐了几个弯儿,驶进一条小巷,进了一处刚建的装配厂。

  四五百平方米的厂房里,老年代步车的车体、轮胎、刹车系统、电瓶、灯饰等堆在各个角落,4名工人两人一组正在组装“宝马”。七拼八凑,只有个把小时,一辆老年代步车就成型了,整个过程就像搭积木。

  张老板说,这“宝马”是他自己开发的新产品,“漂亮、省钱、好开,我这八个工人,一天能装十多辆。”

  记者坐进“宝马”驾驶室,感觉像进了一个大纸箱,开起来方向盘很死,打不到位,起动和刹车反应也很慢,一两百公斤重的代步车,比几吨重的汽车还难开。

  当问到电池的保修期时,张老板先说3个月,又说保一年,最后说:“没准儿,有的三两年也没事。”一位装配工人应和道,“且用呢,一年也坏不了。”

  各家在北京郊区都有销售点

  离开“朋缘”,来到镇里的几条主要大街,到处都是经营电动车配件并代售老年代步车的小店。一家配件店的办公桌上,订单堆了一尺高。当记者表示想买老年代步车的刹车时,老板娘翻出了几副说,“六至八元一套。”生满锈的刹车片看上去不过是半厘米厚的薄铁片,掂在手里轻飘飘的。“我们这是质量最好的,刹车都这样。”老板娘说。

  一位厂家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已是这些老年代步车的消费大户,各厂家也在北京郊区建了零售批发点,并兼维修站。比较集中的地区是大兴庞各庄、顺义石门和昌平小汤山。“这种厂在北京批不下来营业执照,私下建个厂投入至少得上千万,万一被查了,不值当。”

  离开阜草镇,一路上看到最多的还是老年代步车、电动车,一直到出了大城。

  本报记者 龙露 文并摄 J029


相关阅读:
配资公司 http://www.dashengpeizi.cn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